1 1

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百味人生 >

援情

时间:2015-10-04 来源:原创 作者:慕颜雪 阅读:9
  

  江滩的风起了,风筝升了上来。飞在天上的风筝会怕吗?掉在地上的风筝会疼吗?
  
  春日盛开的傍晚,我总是喜欢一个人牵着欢子到江边散步,看着夕阳睡进江底,看着另一个世界的缓慢升起。
  
  离家三年了,我早已习惯了这个城市的繁华与冷漠,三年的时光并没有找到我想要的归属感,这个我生活了三年的城市,终是不属于我。
  
  我想如果30岁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人的话,那么我就不会再期待什么美好爱情了,有一个自己的小窝,有一间有阳台的书房,有书有花有欢子,我想一辈子足以。
  
  可是,就是如此退而求其次的幸福,似乎来得也并不容易。
  
  老家的父母一个劲的催我回家结婚,试想一个走出乡村的人如同再投人世,岂是那么容易说回就回的,即便人回去了,心也是空的。这无情的钢铁巨兽,我打从心底里恨着它,也打从心底里爱着它。
  
  为了给父母一个交代,当然,也是为了我自己。我如同跑招聘会一般的跑着相亲会,有空位的地方就贴一张自己的证婚启示,时间久了,也认识了许多叔叔阿姨。有时候,我在想,我的父母是否也在老家四处打听适婚青年,等着介绍给我呢。
  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终于等到了我的那个他。应该说是等到了他妈,在无数次穿梭于相亲会中,我认识了他妈。我喜欢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,当然,她也很喜欢我。有时候,有一个好婆婆甚至比有一个好老公还要重要。
  
  在他妈的安排下,我和他见了面,他个头不高,有点胖,头发略显稀疏,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个十来岁。这当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很委婉的拒绝了。
  
  不料,几天后他妈给我打电话,说想我去他家小坐一下,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喜欢我这个人,就算不能做儿媳妇,也想跟我做个好姐妹。
  
  当时听她这么说了,心里感动的不行,觉得她真是个宽容友爱的老人。
  
  于是也没多想什么就去了,去了以后她就一个劲的给我介绍她家里的经济状况,婚房的情况,还有他儿子结婚以后她打算如何的补贴,对未来婆媳生活的一些想法和规划,总之,摊上这么个婆婆就是赚大发了。
  
  最后当然是落脚到关键上:“我儿子跟你见过之后还蛮中意你的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拒绝他,他就是外形差了点,人还是很好的。”
  
  我苦笑了两声,没有说话,我想该来的总是会来,只是想着怎么找理由离开才好。
  
  她也全然没有注意到我脸上的尴尬,牵着我的手说道:“你一个小姑娘,到大城市来打拼太不容易,我家孩子被我宠坏了,现在都没长大。他哪里自己做过饭,自己洗过衣服和碗,当然,你以后也不用做这些事情,这些事情本来也都是我们退休了的人干的。”
  
  我感到气氛更加尴尬了,连忙说还有事情得走了,她也执意一直送我到车站。
  
  临走时对我说道:“女人最重要的是要有个家,衣食无忧,有人疼有人爱,女人的青春就像春季的花朵,错过了花期也就无人问津了。”
  
  我苦笑着挥手作别,只是那句‘女人最重要的是要有个家’却一直沉在心底。
  
  后来我认识了穆尔,他说他对我几乎是一见钟情的。
  
  对于男人的情话我向来是半信半疑的,当然,总是在高兴的时候信,不高兴的时候疑。
  
  他对我很好,也为我做了很多,几乎他能想到的事情,都为我一手包办了。
  
  许久,都没有这样被一个人爱着了。
  
  我开始幻想着与这个人的未来,可是越想心就越害怕起来。
  
  他没有父母,没有房子,却有一份俸禄微薄,前途未卜的工作,以后的生活开支,哺育孩子我不敢想。
  
  我开始无意识的责难于他,我知道他很无辜,不过我不满的并不是他的贫穷,而是我内心摇摇欲坠的安全感。
  
  我开始对他的付出横加挑剔和指责,开始抛出一些有悖常理的观念与他争论不休,然后,故事终于像我期待的一样,在无声中,曾经闪耀的珍珠漠然沉入海底。可我的内心却没有得到想要的平静。
  
  还好工作很多,我用工作填进每一个空下来的时间,就像是在修补一面破旧的墙。
  
  墙修好了,心也可以出来活动了。
  
  好久没来江边,看着眼前的一切,用看,可能只是因为眼睛需要一个地方来放吧。一切都很安静,我保持着和江面一样的频率,呼吸。
  
  我时常在想,这些年了,何以还没有被这座城市所接纳,好想有个家,真的只是一个家。
  
  我跟夏尔是在网上认识的,他私信了我,起初我没太在意,也不太相信网络
  
  他说是在相亲会上看到我的信息,加了我有段时间,不过一直没找我聊。
  
  他很主动的把自己的基本情况介绍了一下,是一个标准的小康家庭的小伙子,有房有车也有一份收入过得去的工作。
  
  我也主动的把自己的基本信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,然后他发来了一张他的照片,是在车里,看得出来是45°角的自拍,看起来很白净,有点帅,脖子上戴了一条很粗的金项链,腕上的手表看起来也是价值不菲。
  
  他很自然地找我要照片。
  
  我在空间翻了许久,找了一张自认为比较美的给他发了过去。
  
  后来的几天我们都聊的很愉快,终于他说要约我见面。
  
  地点约在了欢乐谷,临下车前,我在车里赶紧又补了补妆。一下车我就发现他坐在公交站的椅子上,看到我来了,与我挥手致意了一下,却也没有走过来跟我打招呼的意思。
  
  我笑着向他走去,这天气竟是有点热的,我感到身体有些躁动。
  
  他指了一下座椅,示意我坐下,我四下看看,也没有几个人,难道打算在车站这边约会聊天?
  
  他手撑住腰部,一脸艰难的对我说道:“你知道我有多不容易吗?昨天打球伤了腰,为了不爽约,我伤没好就出来了,刚才打的过来,钱包也丢车上了。”
  
  我听他这么说大为吃惊,是又感动又羞愧。
  
  连忙问他:“那怎么办,你腰要紧吗?我先送你去医院还是先帮你把钱包找回来,车牌号你还记得吗?”
  
  他舒展了一下眉头,笑着对我说道:“这些事情都不重要了,你本人竟比照片还好看。这次出来能见到你,其他的事情也不重要了。”
  
  我脸红了一阵,我知道,很热。
  
  我看了眼他扶着腰部的手,问他:“我们要一直在这里坐着吃灰吗?要不要换个安静的地方坐一下。”
  
  他抿了抿嘴,略有写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可是我钱包掉车上了。”
  
  我连忙说道:“没事,这次就我出了,下次再换你来。”
  
  他把手往腰部扶的更紧了一些,眼睛看向自己的脚,又抬头来看我:“好吧。不过我有个要求,不知道会不会有些冒昧。我的腰真的蛮痛的,我坐也坚持不了很久,我看我得躺着才行。”
  
  躺着?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的感觉。
  
  他征求式的问我道:“可以吗?我们找个宾馆,我躺着,你坐着,我们就这样一起聊会天。”
  
  第一次见面就去宾馆聊天,怎么看都不太合适,我只好很不好意思的跟他说:“我看你今天身体不便,还是早点回家或者去医院比较好。”
  
  他有些生气的对我说:“看来你就是不信任我,觉得我对你不利,是个骗子!枉我不顾一切的来了。”
  
  说完脸甩向一边,并没有看我。
  
  我一下有些慌,害怕自己在他心里留下不好印象,毕竟第一印象是那么重要,毕竟感觉还不错,毕竟身边再没有各方面条件比他更好的了。
  
  我连忙解释道:“并不是不信任你,只是觉得不太好。”
  
  不过这句解释貌似只是火上浇油,他不爽的说道:“我腰都坏了,能怎么样!不过是真心喜欢你,想跟你有进一步发展,我今年都29了,我是真心的想找一个女人结婚,好好生活!”
  
  我没想到他这么激动,好像他的腰也被扯痛了,我忽然觉得自己是用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,愧疚感慢慢涌上心头。
  
  我试探性地看了看他,问道:“那,我们现在找个宾馆,聊聊天。”
  
  他负气道:“算了,我还是回去吧,算我看错了人。”
  
  我当时心一下子慌住了,我想我当时的表情肯定是滑稽的。
  
  如此三番的哄了几遍,终于是答应一起找个宾馆聊下天,我开了一个钟点房,登记好以后,带他进了房间躺下。
  
  他谈了很多自己对爱情婚姻的看法,好多与我不谋而合,我想我再也不会遇到更好的男孩了吧!
  
  他是浪漫的,他也是稳重的,他是有情调的,他又是有责任感的,这样接近完美的一个人为何会还是单身呢,我真的好困惑。
  
  他的声音低不可闻,我极力的去听,却仍听不清楚,他说他讲累了,声音大不了,叫我躺他旁边听。
  
  我脸一阵臊热,不知是真是假,不过此刻,我也想靠近这个像天使一样的男孩,他有着人畜无害的外表,更有一个像迷一样的世界。
  
  我在他身边躺下,他静静地看了我几秒,我想我的脸是红的,只能别过头去不与他的目光相撞。
  
  他浅谈了一下自己的感情经历,大抵是年少贪玩,不想成家,最后错过了,等后悔了,喜欢的女生也嫁作他人妇。
  
  我戏语道:“那你现在玩醒了?”
  
  他定定地看着我,大大的眼睛像一只小鹿冲撞着我的内心。
  
  “看到你的时候,我就知道自己醒了。”他笑起来的时候是有酒窝的,像两朵白的梨花,原来开在人的脸上竟是这样好看的。
  
  我竟一时看的有些失神,不想下一秒,他就朝我靠过来,一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,身上也是无力的。
  
  没想到我竟这样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了,以这样一种方式,在这样的一个场合,竟一时忘记了他腰部不好的事情。
  
  他点燃了一支香烟,故意吹到我的脸上,我很自然的咳嗽不止,他却看的乐不可支。
  
  我有些生气,大声道:“你不是腰部不好吗?”
  
  他略带戏谑的说道:“谁让你魅力这么大呢。”
  
  我在心底暗呼上当,但是事已至此,而且他也是个有些意思的人,将错就错也好,也就没深究这个问题。
  
  临走的时候他找我要了五十块钱打的,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,上车前他的眼神暗藏了一种叫做不屑的东西。
  
  我搭公交回家以后,给他打个电话报平安,一直语音来电提醒。
  
  每一个小时又打了一个,依旧来电提醒。
  
  每一个来电提醒,都像一个冰锥,深深的扎,扎乱了我的心。
  
  第二天又是一天的来电提醒,我不得不放弃这个愚蠢的办法,微信,QQ,也被删了干净,我想我的美梦到头了,不,是天真。
  
  今天十六,月亮圆的正好,我牵欢子到江滩散步,一支风筝掉到了江里,欢子奋力捡了回来,可惜早已支离破碎。
  
  据说明天有雨,我想了想,给阿姨发了条短信。
  
  添加作者QQ820568722,空间制作更精美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 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